薔薇迷情

幽遊白書的飛影X藏馬〈ひくら〉中心 ,以小說、圖二次創作為主,裡邊存在著對飛藏滿滿的愛與堅持。

〈飛X藏BL〉

這一次…傷口大又深,也流了不少的血,卻死不了人。
多少次在生死邊界、黃泉路口前徘徊,他始終都沒有跨越過那一條邊線,而半途又折返回來。
這一次也是一樣,是對這世間的什麼還存有些許的留戀嗎?
身為忌子的他,什麼都失去,什麼都捉不住。

然而,每次在心死的徒然想放棄這世間所有的一切時,心中聽到的還是那隻狐狸的呼喚聲…腦袋裡馬上自然而然的就會浮現出那隻狐狸溫暖燦爛的笑靨…
然後,當他再次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還活著…無論是多麼嚴重的傷勢,他都還是一樣的活了下來…
在這種時候,他通常都會更加明確的驚覺到有什麼東西在他的內心底層悄悄的一朵朵綻放…急遽的成長了,並且還慢慢的在跨越之中,這些都是他以前沒有經歷過的感 覺…自獲得的那時候開始,他同時也會不自然的產生了害怕感…害怕著有什麼重要、且熟悉,但不知道的東西會突然的從眼前消失,只要他稍一不注意就會回復到以前什麼都沒有的孤獨一人…
「或許你還沒有察覺到,不過…造就你每次決定活過來的堅強意志的因素…全都是來自於某一個對你這一生而言,很重要…但你 直到目前為止還沒發現到那個人在你心目中的重要性究竟有多少…很遺憾的…我是有點嫉妒,可是我沒辦法去取代他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早在遇到我之前,他早已在 你的心中的某個角落根深蒂固多時…並逐漸的在延伸擴大著…你並非一無所有,你也不是只有你一個人而已,你還有他…還有你的生存意義要尋找…」軀有一次在他 重傷時,對好不容易從昏迷中醒過來的他這麼說著…
其實不用軀提醒,他早已經知道能帶給他這種感覺的人…是誰了,可是…那時他不願去承認,這種不清不楚的東西…
於 是…為了釐清這樣的感情是什麼,他開始勤奮的常常從魔界奔向人界…以任何可以稱得上是理由的藉口為幌子,常常藉故接近他…就在這樣子長時間單獨相處下來, 那種獨特的感覺也果真是日益的在心中漸漸的加深了…並且突飛猛進,有了進展,將自己和他之間原本在表面上是單純的朋友情誼,實際上卻撲朔迷離、曖昧不明的 情份,往日漸清晰的方向帶去…

捫心自問,平時的他為人並不溫柔,就算對待那隻狐狸也是一樣,從來不會刻意的想去討他的歡心,也不會主動的去探究他需要什麼?自己能給他什麼?
溫和的笑容也未曾展露過,一張面無表情、冷酷的去面對他也就夠了。
反正那只狐狸懂得他的心、能看穿他的一切行動、了解他討厭裝模作樣的性格,更何況他自覺得那些多餘的事著實的麻煩,不用作就少多此一舉的不去作,狐狸他從來 都不會去抱怨的,也不會強迫的要求他去作任何他不喜歡的事,他一直都是知道的。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習慣性的相處模式,很自然的默契,私下也不用特意的去做任 何的溝通。
因此,狐狸就如他所想的,他包容著任性彆扭的他,無論是多大的錯誤,甚至被大家說成是太過於放任、縱容,可是狐狸總是不知所以然的笑著,並且默默的沒有回答。
在所有人的眼中,那份過度的縱容及關懷,隨心所欲的予取予求,一致的被大家堅決的說成了是"愛"。
他們相愛,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實,縱然沒有道理,也不能有任何的一絲懷疑及否認。
彷彿活了千年的孤獨…狐狸就是要等他出生…然後,遇見他,和他相愛一般。
之後,他也相信了…他們是相愛的,而那只狐狸也沒有任何反駁的話,似乎是默認了。

他們相愛,在他承認的那一天,他抱著狐狸,佔有了他的一切,而狐狸也沒有任何抵抗的接受了這一切他所給予的肉體苦痛及歡愉,因為就人類來說,這是所謂他愛他的證明,是最原始證明愛的儀式。
很自然的就像魚需要水、活的生物需要空氣一樣。
在那之後,他們相處的方式,一切的互動都如以往一般的自然。
他沒有因此而去改變他對待狐狸的態度,不管是在人前或者是人後都一樣,而藏馬也是。
他們不需要因為什麼而改變,那是他們不需要的虛偽。
偶爾…`為了好玩,身旁的親朋好友會刻意的拿他們倆人的愛情開刀、取笑、玩弄,但往往都徒勞無功、白費心機,結果都只有反被狐狸譏諷的份。
每一次他們的見面,都是由他在黑夜主動來人界找他,而狐狸開著窗等待他的到來。
這種越來頻繁的見面方式,變成了一種很理所當然的慣常例事。
每次只要一踏上窗臺,就看見了一頭燄紅如火的及腰長髮,轉過頭來對他的到來親切的問候,還有展露出他溫柔的微笑,這些都是讓他有著安心的感覺。
可是…通常一般來說…
對於美麗事物的印象,猶如曇花一現般的不長久,往往會讓人感到飄渺、虛遠,更甚者捉不住容易失去。
在藏馬的身上,飛影確實總是會看到這樣的恐懼感。
雖然偶爾會莫名的感到心慌,他硬是特意將之忽略過去,選擇盡量不去想它。
讓他們之間保有淡淡的相處、平靜和諧的生活,什麼都不去做改變,這就是飛影最大的幸福。
然而,沒有想到…直到有一天,沒有預兆的,一直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他的人類母親舊疾復發,突如其來的…這一次,他沒有辦法可以救她,所以藏馬最後還是得面臨他母親逝世的厄運。
從那一刻開始,他的笑容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整個人精神完全崩潰,嘴唇不再是上揚的線條,而是轉換成一張蒼白無血色,滿是無表情的面容,顫抖著肩膀,抱著雙膝蜷縮在 暗暗的角落裡,兩眼空洞無神的看著前方,就像是拒人於千里之外,在四周圍建立起一道透明的牆圍般與任何人隔絕,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整天…不眨眼的看著,靜得連一點反應都沒有,甚至是…不吃不喝,累了…就睡,睡醒了…睜開眼睛…還是這樣,一連幾天下來,看著他紅腫的眼睛,眼白佈滿了血絲,碧綠的大眼慘澹無往日的光采,不再是清澈分明,憔悴的臉蛋,消瘦的不像個樣子,單薄的身影失去了堅強,顯得特別的弱小不堪。
這是自認識他以來,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看到他不為人知,軟弱的一面。
情不自禁的抱緊他,卻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要怎樣子去安慰人。
安慰不是他拿手的事,就像他從來不會展露出溫柔的笑容一樣。
通常,傷痛這種東西,隨著時間一久,就會日漸的淡化,他本來也以為狐狸會恢復成以往的樣子。然後…過些日子,他也會答應跟隨著他一起回魔界去,讓他帶他遠離這個悲傷的地方,並從此伴隨身邊照顧他一生。
只是,事事往往沒有他心想的這麼的順利又美好。
他都還沒有提出口,便被搶先的從他的口中吐出這麼一段類似拒絕的話來。
並且殘酷的要求分手!
他沒有做錯什麼事!
卻要他這樣子沒有道理的對待。
沒有道理…就如他們會相愛一樣。
沒有道理…就如他出生之後,被冰河之國的冰女們遺棄一樣。
沒有道理…就如他不和他的妹妹雪菜相認一樣。
這世界有很多事情都是沒有道理的就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可是…
想到這裡,他突然火大了。
從床上跳起,不顧身上上藥上到一半尚未包紮好的傷口,便忿恨的奪門而出。
縱使沒有道理,他也不想就這樣讓它莫名其妙的就此結束掉。
這是第一次,他真正的正視自己的感情及心情。
慌慌張張匆忙的從魔界奔赴人界。

來到人界,試探性的拉開關著的窗子,就如以往一樣,窗子沒有上鎖,敏捷的身手一躍,進入了藏馬的房間…
整間屋子黑漆漆、空空蕩蕩的,別說是熟悉的香味了,連一絲妖氣或者是人的氣息都沒有。
「藏馬…?」他突生不好的預感。
不會吧?!
他踹開這屋子裡所有的門,連同屋子的前庭後院全都探尋了一番,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現。
心煩意亂的掌握不住他的行蹤。
從來就沒有過如此的忐忑不安,他一直對他很放心的。
放心到很有自信的認為,只要是他想見他時,就能馬上找得到他,甚至是比雪菜更讓他感到放心的。
而如今…
藏馬??
就在此時…他意外的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暗黑邪氣…就在這附近不遠的地方…
那是什麼?他不清楚,不過他能肯定這並不是藏馬的妖氣…
雖然如此,他總覺得很不對勁…這股邪氣會出現在這附近…十之八九…該不會跟藏馬有關聯吧?
突然想起…他還有邪眼。
他急得一手掀開覆在額頭上的白色布條,馬上用邪眼察看…將這附近百里之內大約的搜索了一遍…
果真如此,他有了重大的收獲…他看到了藏馬,還有…
應該在靈界的暗黑鏡居然也出現在那兒…還散發著強大的邪氣…
藏馬?
暗黑鏡?
他感覺到似乎有什麼重大的陰謀正在瞞著他偷偷的進行當中…他有這個強烈的不安預感…
所以,他一定要立刻的趕到那裡去阻止藏馬做得任何傻事!
至於是什麼陰謀…這些問題,他猜都沒有心思可以去猜測…
他心浮氣燥的馬上跳窗而出,急如星火的往那個方向飛奔而去…
藏馬…?!

@不確定會待續@
----------------------------------------------
------------------------


題目:BL同人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引用

月曆

06 | 2020/07 | 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自我介紹

snowdrop

Author:snowdrop
喜愛幽遊白書
喜愛寫小說
喜愛畫畫
最愛的就是幽白的飛影和藏馬
是個無藥可救的飛藏重症末期患者

最新文章
類別
月份存檔
全部文章連結
最新留言
計數器

最新引用

薔薇迷情

QR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