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迷情

幽遊白書的飛影X藏馬〈ひくら〉中心 ,以小說、圖二次創作為主,裡邊存在著對飛藏滿滿的愛與堅持。

櫻花戀雨

11.18.2019
(飛X藏BL)

滿開枝頭的粉色櫻花,被強風一陣一陣吹拂,片片脫離花萼的粉嫩落櫻,恣意隨風滿天翩翩飛舞,繽紛飄降,密集的有如落下的雨絲一樣,空氣中輕輕蕩漾著幽微的花香味…








在這寂寥的空間裡,沙沙地…從不遠處忽然傳來了輕盈細小的陣陣跫音打破這裡的寂靜。
一個矮小孤寂的黑色人影漸行漸近,往櫻花樹的方向走來…
來到櫻花樹前,他慢慢地停下了他的腳步。

宛如長途旅行中途短暫歸來的疲累旅人一樣,他悵然若失仰頭望向這棵巍然屹立的巨大櫻花樹,落落寡歡的眼神及臉上溢出的是滿滿的思念與惆悵。


這棵櫻花樹是他思念的人所種植的,是他唯一遺留在魔界的東西,上面還殘存著他的氣息。
因此在想念他的時候,他總會來億年樹上的櫻花樹下看看,甚至是閒暇時躺在這裡稍作休息,在他的氣息包圍之下,他總能在夢裡尋找到思念的人的倩影。
夢裡的他一直都沒有任何改變,依然還是如以往一樣面帶溫柔的笑容…

那麼…現實中的他呢?
現在過得好不好?

其實…
他並不知道…

究竟…
已經有多久沒和他見面了。
仔細地去細數日子,應該…大約也有4年多了吧?!

自從上次唐突的跟他要花之後,便再也沒去找過他。
就如他們的感情從最初一開始也沒明說要一直在一起一樣,在離別時他們也沒有給予彼此任何的承諾…
直到現在…

很想見他,就算看了這棵櫻花樹,也沒有解消
對他的思念之情,反而更加劇思念,甚至是思念到連心都痛了起來。

他其實是時時刻刻都在思念他的。

那麼為什麼寧願承受思念之苦的煎熬也不願意去見他呢?!

是自己提不起勇氣去見他吧?!
而且也已經沒有任何理由了。
當初是自己決意離開人界,離開他的…是自己做得選擇…
分開了那麼久,他或許早就已經把對他感情給漸漸的放下了…
也或許他已經有新的戀情…
不管是哪一個都讓他的內心感到相當的難受。
因此就連用邪眼看他的勇氣也沒有,怕是越看越思念,越痛苦。
也怕在知道他的近況之後,就如他所猜測的一樣,是種無法承受的打擊。

伸手承接像蝴蝶一樣翩翩隨風飛舞的花瓣。
這些落下的片片花瓣猶如思念他的心及感情一樣,無法去一一細數…
或許一輩子就只能這樣子一直思念下去了吧?

他把手掌按在樹幹上,供給它一些自己的妖氣,就算自己的妖氣無法像伊人一樣對櫻花樹有太大的作用,還是想提供一些妖氣給它,渴望它可以活得更久一點,畢竟自己也只剩下這裡,可以讓他賭物思人了。
之後…
他把手上握住的刀斜放在樹的前面,背靠著樹幹坐了下來,緩慢閉上他緋紅色的眼睛,在思念的人的氣息陪伴下,逐漸睡著了。
在這期間他又作了夢…
夢到他思念的人,面帶微笑的向他迎面走來。
他伸手想要抱住他,他卻猶如櫻花花瓣一樣的飄散開來…
「藏馬~!!」
突然驚醒,才發現原來只是個夢。
多麼令他失望的美夢…
如果夢能成真該有多好。

抬頭看看遠方的天色…
似乎也到了該回去的時候了。
他從地上站起來,向前走了幾步…寂寞不捨的再回頭看一眼櫻花樹,宛如他正微笑的站在那裡目送他回去一樣。
他帶著留戀不捨的心情邁出沉重的步伐,逐步的離開了。

他走後不久,另一個輕盈腳步接踵而至,由不同的方向走了過來。
纖細修長的白色身影飄忽不定,一頭迎風飛揚的紅髮上有少許粉紅沾染…
就跟前一個人一樣,一臉失魂落魄的他走到櫻花樹前停下他的腳步。

落寞的眼神仰頭凝望著…

自己…也只能來到這裡了…無法再繼續的往前進。
無奈地幽幽嘆了長長的一口氣。

很想見他一面…很想…
如果…
可以見上一面的話,那該有多好…
就算只有一眼…
他也就心滿意足…


片片櫻花花瓣在他的四周紛飛飄落…旋繞著他的身體緩緩降落在地面上…地面上已經累積不少的粉色花瓣,有些已經爛掉變成點點的碎屑融入泥土裡,有些又因為風的襲捲掃蕩,再次飛揚而起,飄蕩在半空中…

如果櫻花花瓣能幫他轉達他的心意給那個人就好了。

因為太過於思念的關係,他居然開始萌生這種不切實際的荒謬幻想…
……


想來還真的既是羞恥又很可笑,就像個為愛情煩惱的傻瓜一樣,連什麼可笑的誇張傻事都想得出來…

唉…
又是一聲煩悶的唉聲嘆氣。

曾幾何時…想要見上他一面似乎已經變成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一樣…


飛影…

默念思念之人的名字,他張手接下落至眼前的一片粉色花瓣,將至握緊在自己的手掌心上,默默地閉上眼沉澱幾秒鐘。

不知為何…
這棵櫻花樹除了自己的妖氣之外,竟然感覺得到有其他人的妖氣在…而且還是自己所熟悉且懷念的氣息。
更加奇怪的是,這樣的情形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到底是…為什麼呢?
心裡正覺得納悶時…

剎那間,感受到背後有炙熱的妖氣接近,就跟櫻花樹上纏繞的妖氣是一樣的,訝異的睜開眼睛。
難不成是…

難以置信地,他旋即轉身,髮尾畫了一個半圓形,隨著他的動作甩到身後去,驚見黑色的人影正駐立在他的面前,出神的凝眸,表情如同自己一樣吃驚。
「飛影!」
兩眼發直,心臟快到像似遺漏了一兩拍似的,他突然覺得他的呼吸急促的快喘不過氣來…
「真的…」
半晌才好不容易擠出幾個字眼出來。
「…真的是你?」
沒有想到他的想望居然成真了。
不會是因為自己太想念他而出現的幻影吧?!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瞠目結舌,有些不知所措的互相對望。

「我只是…來拿我忘記的刀…」
剛好就這麼湊巧,因為自己遺忘東西,想回頭拿就遇到了思念中的人…

「你的刀?」
疑惑的表情,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真的有把刀斜靠在樹的前面。

莫非是…
「你常常來這裡?」
他試著開口尋問。
「……」
張大眼,無言的愣住。
被…被發現了嗎?
「我有察覺到你的妖氣,而且不只一次…」
難怪每次來都有察覺到這棵櫻花樹上殘留有飛影的妖氣。


「我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稍作休息,而這裡很安靜、很適合休息。」
飄逸著眼神,飛影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
事到如今,自己還是口是心非,無法誠實的說出自己的心意。

「是嗎?」
悶悶不樂的簡單回應兩個字,語氣中帶有濃厚的遺憾感。
「?」
飛影隱隱約約的發現不知為何面對他的答案,他竟然露出失望的神情。


這麼久不見,雙方產生了一種生疏的距離感及情怯,即使有千言萬語,卻還是生硬的不知該如何開口,為了避免尷尬,只好問問這些無關緊要卻又很基本的問題。

「那你呢?藏馬…」
藏馬是他所思念的人的名字。
「為什麼會來魔界?有什麼事情嗎?」
根據藏馬剛剛話裡的訊息得知,藏馬似乎也常常來。
為什麼…會常常來這裡呢?
飛影也很想知道藏馬常常來這裡的原因。

最近魔界平和的實在是太不可思議,沒什麼重大的紛爭與事件。
或許…
藏馬是來找黃泉那傢伙的…然後經過順便來這裡看看。
飛影失落的猜想。

猶豫不知該不該老實的說出口,內心搖擺不定。
可是…這似乎是難得表達內心真正想法的好時機,若是錯過這一次的話,恐怕以後就沒機會了。

在停頓了許久之後,藏馬才緩慢地開口吐露出幾個字眼。
「其實…其實我是…」
有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
「……」
瞧見藏馬的表情及語氣,飛影其實很害怕藏馬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聽到的那一種。
「我是…來見你的…」
藏馬吞吞吐吐的說,臉上泛起了淡淡的一抹紅暈。
「見我?!」
目瞪口呆地…
真…真的嗎?
居然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那麼藏馬對自己還是…有那樣的情愫在?
那為什麼…
「為什麼不來百足找我…」
激動的衝口而出,飛影想知道真實的原因。

「飛影呢?」
藏馬沒有馬上回答飛影的問題,反而把問題丟回給他。
「也想見我嗎?」
這個問題對藏馬來說很重要,如果不是的話就沒意義了,這就表示飛影對他已沒有那種感情在。
「我…我當然是…」
「我常常都會這麼想呢!」
想要回答,卻是被藏馬給搶先一步說出口。
「飛影是不是也想見我,如果飛影不想見我的話呢?!」
「如果飛影不想見我,我擅自的隨意的去找你,會不會造成你的麻煩,惹你討厭…」
「我很害怕…被你給討厭…」
臉色沉了下來,藏馬的聲音顫抖哽咽的說著,完全失去了平日的自信。

「所以…就算來到魔界我也只能望而卻步,站在這裡想念你,無法提起勇氣再更進一步的前進。」

「之所以會來這裡也是認為…」

「至少…
這裡比起人界…至少是離你最近的地方…」

原來…是一樣的…

「我…也…」
自己也跟他有著同樣的心情…
因為在這裡有藏馬的氣息,所以才會常常來看這棵櫻花樹。
很想這麼告訴他的。
可是…自己並不擅長表達這些事,只怕隨意開口會口不對心、詞不達意,破壞兩人之間的關係…
因為太多顧慮,所以欲言又止,沒能說出自己的心情。
「……」
雙方陷入沈默,只餘強風颯颯的不停吹襲以及被風吹襲枝頭的櫻花花瓣持續的飄落…

兩人都在等對方的開口。
但是…如果都沒人開口的話…
他們可能又要在此說再見了。
飛影再也不想這樣懷著思念之苦活下去。
握緊拳頭…
提起戰鬥時才有的勇氣與衝勁,不顧後果地說出心裡真正想說的話。
「以後…如果你真的想見我的話…就來百足找我,而如果我想見你,我也會去人界找你。」
「!!」
眼睛發亮的凝視飛影,對於他所說的話語感到驚訝。
這已經是不擅長表達自己的飛影盡最大的努力了。
短短的一句話就說明了一切,這算是第一次對他的承諾。
他不會拒絕見藏馬,更不會嫌棄他。
藏馬來找他,他會感到相當的開心。
「飛影…」
如果能再更早一點知道雙方的心意的話,就不會浪費這麼多的時間在這上面了。
就是因為兩個人都不老實,也顧慮太多,才會一直承受相思之苦。

「好啊!就這麼說定了!」
這是藏馬第一次和飛影的約定。

「我如果想見飛影一定會去找你,同樣的飛影如果也想見我的話也可以來人界找我,我的窗戶隨時為你而開,就跟以前一樣,我會一直等著你的到來,一直的等…」
笑容如花般嬌艷的在臉上綻放了。
藏馬盈盈微笑,笑得非常燦爛、開心,讓飛影看的恍神。
藏馬的笑容真的很美。
還是如以往一樣,一點都沒改變,是他最熟悉、最懷念、最美的笑容。
他想要跟這個笑容的主人一直在一起。
他想要把這個笑容收攏為己有。
因為…他…愛他…!!


「藏馬…」
一個箭步,飛影伸手將藏馬拉至自己的身前,緊緊地死命抱住他,一刻也不放鬆似的。
不再是作夢!
這次的他不會再消散不見了。
「喜歡…」
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語。
「!」
聲音小到如幻聽一樣。

「飛影?」
迷惑的眨著眼。
「我喜歡你!」
又再一次的確實聽到了,不再是虛幻不真實。

總算是把自己的心意全都確實的傳達給他了。
聞言藏馬慌慌張張的想要回應他…
「飛影我…」
卻是晚了一步。
飛影輕輕拉著他的鬢髮,讓他的臉順勢往下,飛影趁機奪取他的嫣紅唇瓣…

藏馬所有一切想要表達出口的話語、情緒及感情全都隱沒在飛影的吻裡。
被飛影熱烈濃厚的吻著,藏馬情不自禁的也張開口回應著飛影的吻。

仿佛是將這幾年分開的思念全部化成吻一樣…
飛影用吻來代替他想跟藏馬說的話。
思念有多少,吻得就有多深、多長…

兩人站在櫻花樹下,吻得難分難捨…

直至呼吸的空氣變得稀薄、肺部微微痛了起來,才戀戀不捨的分開。

駝紅的臉頰、張開急喘著氣的嘴唇,鼓噪的心跳聲大到連自己都聽得一清二楚,眼神迷茫的互看彼此,心中充滿濃濃的情意。

「飛影,我…」
藏馬似乎有話想說,這次又是來不及開口已被飛影一把橫抱起。

「跟我…回去敘舊!」
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與欲望了。
「回去?回去哪裡?」
飛影的話,令藏馬整個人心慌意亂了起來。
「百足!」
這裡比起人界離百足比較近,所以理所當然選擇了百足。
飛影幾乎是靠著意志力強忍住他立即想要擁抱藏馬的欲望。
「那個敘舊不會是…」
藏馬越說越小聲,臉也越來越紅了。
由飛影的表情與語氣猜測可知,飛影所說的敘舊大概是指做親熱的事情吧?!
「啊,當然是指那件事,還有別的嗎?我不會放過你的,你死心吧!」
面對飛影難得的老實與熱情令藏馬感到相當的意外與驚訝。
「飛影,你…」
也讓藏馬有點不太習慣飛影的改變。


久久沒見面,一見面所產生的生疏感,現在已經蕩然無存,再次確認彼此不變的心意之後,飛影開始變得熱情了起來,兩人又恢復以往的親近感,甚至是毫無掩飾的表達出他的想望。

和藏馬的重逢之吻則是點燃了他的慾火的重要關鍵。

「要不然你想在這裡也行,可是萬一有人來,就不好了。」
這裡是開放的空間,即使平常杳無人煙,也是有可能會有不知名的妖怪闖入。
「這裡,不行啦!」
藏馬極力堅決反對。
「這裡就算沒人…也有櫻花樹啊…」
藏馬雙手掩面害羞的說。
在自己種植的櫻花樹面前和飛影親熱,就好像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一樣,怎樣都讓人覺得很羞恥。
「那就回百足去吧!」
飛影嘴角滿意地勾起一個微微的笑。
狐狸害羞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啊~
「啊嗯…」
對於飛影的提議,藏馬沒有再表達任何反對的意見,而是既甜蜜又羞怯的主動把雙手環抱住飛影的脖頸,任由他抱著自己,往百足的方向而去。


因為當下心裡想得都是急著要和藏馬敘舊的事。
這樣的結果導致飛影又再一次的遺忘了他的愛刀。
然後,當他想起來時,也已經是隔天藏馬回去,軀派他去執行任務的時候了。





《end》


後記:


篇名是隨便亂取的,靈感是來自噗浪上的。
斷斷續續的寫了將近兩個禮拜以上,今天終於寫完了。
很難得這次是一篇就結束的短篇。
一直以來不知道為什麼寫的短篇最後都會變成長篇…所以為一篇就能結束的文感到開心。
不過個人覺得在這之中最困難的莫過於取篇名這種事情了,每次都要想很久,最後也都隨便亂取。

題目:BL同人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posted at 22:00 | 飛藏短篇小說 | TB(0) | CM(0)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引用

月曆

06 | 2020/07 | 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自我介紹

snowdrop

Author:snowdrop
喜愛幽遊白書
喜愛寫小說
喜愛畫畫
最愛的就是幽白的飛影和藏馬
是個無藥可救的飛藏重症末期患者

最新文章
類別
月份存檔
全部文章連結
最新留言
計數器

最新引用

薔薇迷情

QR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