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迷情

幽遊白書的飛影X藏馬〈ひくら〉中心 ,以小說、圖二次創作為主,裡邊存在著對飛藏滿滿的愛與堅持。

(魔王飛影X魅魔藏馬BL)

昏黃的空間裡,搖曳的赤紅火光,一聲聲淒厲的悲鳴聲,驚心動魄的響徹整間屋子…

「救命啊~~~!」
「救我…我還不想死…啊…」
男子臉部扭曲的置身在熊熊大火之中,痛苦的伸出手極力想向眼前美艷的人兒求救。

「求求你救我…求…」
然而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火焰雖然旺盛卻沒有延燒過來,也沒有燒毀任何其他的物品,只有在男人的身上肆虐著…將男人包覆成宛如一團火球一樣…

「哇啊啊啊啊啊———————————————」
不久,大火無情的吞噬了他的生命…

「—————————————」

眼前的美麗人兒完全無動於衷,只是面無表情地坐在床上冷眼看著眼前的男人被地獄之火給燃燒殆盡,成為一具焦黑的屍體…容貌什麼的都已無法辨識,死狀可以說相當的淒慘無比。


在男人死後火立即熄滅,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不曾存在過似的,一切回歸原本的平靜…


白色煙霧從焚燒過後的屍體身上飄散,夾帶一股噁心的屍體燒焦味,灰濛濛地彌漫整間房間…


呆愣的停頓了好幾分鐘之後…直到被難聞的燒焦味給薰到,才猛眨著眼,發覺到原來已經結束了。
「唉~又是這樣嗎!?」
他幽幽地嘆息道,一副愛莫人助的表情…
儘管如此,他連一點想要動手救助的意念都沒有。
原因很簡單。
男子之所以會慘死是自己身上強大的咒術所引起,他救助不了也沒有義務要去救,此外還有同情不起來的感覺。
自己跟這個人原本就素不相識,當然也不會有任何的感情存在…更別說身為魔族的人哪會有什麼同情心。
同情心、品格什麼的都沒必要談。
純粹只是為了奪取這個男子身上的魔力而已。
所以就算咒術沒發動,到最後這個男人也是會被他吸乾魔力,終究難逃一死。
只是…似乎做白工了。
難免感到有點可惜!
甚至覺得浪費了他不少寶貴的時間…
在這個世界上果然沒有能破除他身上咒術的人!

此外…這次的咒術的發動,讓他察覺到了一件事情,他回想起整個事情的經過…

在幾分鐘之前…這個色瞇瞇的男子還活蹦亂跳的朝他撲過來,企圖抱住他…

想不到連他的手指頭都還沒碰觸到就引發了咒術。
明明只是有意圖而已…完全沒有直接接觸到…
他低頭看著自己露出的腹部上,一個心型的刻印,正發出耀眼的紅色光芒…
咒術果然發動過了。
現在是…只有意圖也不行嗎?
看來咒術的限制又比之前更加嚴緊了許多…
肯定是某個人在自己睡覺時偷偷的加強了咒術…
一定是這樣!


腹部的刻印越發的鮮紅越發的燒燙,明顯越來越感受到自己咒術又變得比以往更強大了許多
到底為什麼要這樣阻擾自己呢?!

就像人類靠吃飯獲得養分一樣,只不過是天生的本能讓他必須透過和人發生關係才能得到魔力或者是精氣。

就在努力認真思考之際,房門大力的被踢開來,砰的一聲,整面門板往前倒下,灰塵滿天飛揚混合著剛剛久久不散的煙霧及燒焦味,房裡的空氣似乎又變得更糟糕了。
隨後,進來的是一個穿著全身黑、身材雖矮小卻非常有氣勢的年輕男子,有著一頭黑色朝天頭,以及一張帥氣俊俏的臉,然而表情是冷酷嚴厲到一點笑容都沒有…

他就是人稱魔界最強之一的魔王飛影,能控制整個魔界的火焰。

也是他的養父…

說人人就到!

「藏馬!你給我適可而止!不准你跟別的男人開房間!」
緋紅色的眼睛正發出熊熊的怒火,氣急敗壞的破口大罵,簡直是氣炸了。

撩動一頭如玫瑰色般紅艷的及腰長髮、靜靜地轉過頭來。
一雙碧潭如水的眸子,無言並且無辜的凝視著他。

「居然為了找男人,自己主動來淫窟當娼婦!##」
眼前的焦屍是他今天應徵成功之後的第一個客人。
飛影忿恨的撇了一眼床上趴著的屍體,死得可真是適得其所啊~
唯一可惜的是這次沒有把他燒到屍骨無存的地步。
不過…
也還好他已經死了。
若是不幸沒死的話,他鐵定會讓他比這個下場還要更加個淒慘1000倍以上,讓過著他生不如死的生活,甚至是讓他到死都不得安寧。
敢碰他的藏馬就是找死!
「明明是這個國家最高貴的公主,卻自甘墮落淪落到此!你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啊————你!##」
不知道道德為何物的魔族居然在跟人談羞恥心?
是有沒有搞錯啊~~!!

而且到底為什麼我是公主而不是王子呢?!
這是他長久以來一直都得不到解答的疑問。
不僅得不到解答,甚至就連他身上從頭到腳的裝扮全部都是女用衣物。
不管是頭上的裝飾品,抑或是身上的衣物,還有腳下穿著一雙細跟尖頭的紅艷高跟鞋…等。
簡直是完全沒有任何違合感似的…
這該不會全是飛影的喜好吧!
藏馬曾經不得不這樣懷疑著…
因為自從他出生到現在以來,藏馬身上穿的衣物全都是飛影幫他準備的,而且還是用最高級的布料所特別縫製的。
比較奇妙的是,飛影把他打扮的美美的,卻不允許他出現在大眾的面前,也不讓他隨意外出,總是把他藏在後宮殿的寢室之中…
他平常的活動範圍只有他的寢室及薔薇園而已…其餘之外全是飛影禁止活動的區域,就連偶然舉辦的貴族之間的社交宴會之類的活動,飛影也禁止他參加,就像是被飛影給禁錮了一樣,宛如籠中的小鳥…
就連接觸的人也是除了飛影之外,就只有侍候他的女僕。
由於這樣的生活實在是太無趣了,再加上他也想看看魔王城外的世界,所以他常常會趁飛影不在的時候,從魔王城偷偷溜出來玩…
只是最後總是失敗,出來沒多久之後又被飛影給抓了回去。



「你都看到了?」
藏馬看著飛影額頭上的第三隻眼正散發出強大的紫色光芒。
「你瞞不過我的眼睛!」
飛影可以說是整個魔界的魔王中唯一一個擁有邪眼的魔王,他的邪眼其中一項的能力是具有千里眼作用,能看盡魔界的一切。
通常他的邪眼都是用來監視藏馬的一舉一動所用。
以至於,藏馬偷偷跑出魔王城來到娼館應徵娼婦的事情,也是馬上就被飛影知道了。


「……」
你這個偷窺狂!
藏馬很想對他罵這一句話。
可是…對象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大人,這樣罵實在是太失禮太不孝了。
雖然身為魔族,該有的基本禮儀他還是懂得。
也因此他的氣質一向都很好,不管是在外面還是在城裡,他都有做好一國公主的本分。
這也是為了不損壞自己父親的名譽該做的禮儀。
不想讓別人說魔王的女兒(?)是個沒教養的孩子。

……

不過…
還真的就是個偷窺狂,他也沒說錯啊~
無論他做什麼,他都知道…

啊…是啊…他都知道!

因此…
通常都是這樣的劇情…只要自己找男人,男人的下場一定就是在自己的面前自燃慘死,緊接著那個號稱魔界最強的魔王就會氣沖沖提著魔刀上門捉姦(?)。

其實呢!
自己會這樣,還不都是他的錯,只是他沒有回嘴,因為會沒完沒了!
就算是再有多麼不得已的理由,在飛影的面前都會變成無用的藉口…就像是強詞奪理一樣。
因此他噤口,乖乖讓飛影斥責。
果不其然…

活像個老媽子一樣的飛影開始囉唆了起來。
平常飛影不是那麼多話的,然而今天的他卻喋喋不休…
可見他對自己的行為是真的感到很生氣。
聽著飛影一邊叨叨念念訓斥。

藏馬眼神飄逸,不經意撇了一眼倒在旁邊的焦黑屍體,藏馬一直覺得那個屍體讓他很不舒服…而且味道又很難聞…
還是清理一下吧!
於是藏馬召喚出魔界的食妖植物,讓魔界的食妖植物清理掉眼前的焦屍…反正都已經死了,
留著也很礙眼,不如把他當作肥料餵一餵他寶貝的植物們…
不久,食妖植物們將焦黑的屍體給啃個一乾二淨。
清理完畢之後,飛影還在繼續念個不停,一直跳針的重複著不知羞恥四個字,魔音傳腦般的迴盪…

終於…
還是忍受不了他的訓話,而回嘴反駁了。

「我有需求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魅魔嘛~!專靠吸收人類精氣或者魔力才能活著,否則一段時間身體就會變得衰弱啊!」
越是成長,魅魔的特徵就越是明顯,欲求也越高,魔力需求量也就更大了。
笨蛋飛影!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困擾啊~
「我不是說過,若是你有生理的需求的話,我可以幫你解決!」
理直氣壯的說。

這句話聽在別人耳裡,簡直就是…不,絕對是禽獸不如的鬼父!!
因為已經是實際發生過的事情了!
他和飛影…也就是他的養父有禁忌的…不倫之戀…!!



所以…也就是說…
眼前的男人並不是以養父的身份在生氣訓斥他,而是以戀人的姿態在吃醋。

「我…」
「偶爾也想吃點不同口味的…」
「不想一直都依靠你…」
其實藏馬真正想說的是…他不想傷害他!
若是一直吸收他的魔力…
藏馬深怕有一天他的魔力會被他吸盡,枯竭而死。
飛影是他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他絕對不會想要他死去。
「總之…你不要管我!」
「我想找誰就找誰!」
藏馬激動的推開飛影,企圖把他趕走,趕離自己的身邊。
「就算找誰都不干你的事!!」
並且故意說些殘酷的話,激怒他,讓他的心也跟著受傷、失望、進而疏遠自己。
他不要飛影用這種犧牲自己的方式愛他。
飛影太執著他,會傷害到自己,藏馬不希望飛影這個樣子。

「喂~藏馬!」
兩手抓住他推拒的手腕,強硬地把他拉過來,拉向自己的懷抱裡,緊緊的死命抱住。
「你不要太過任性了!」
「我不會允許的!!」
飛影大聲怒吼。

自己當然不能不管他,他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是無法被取代,也沒有任何人能勝過的存在!
所以…不管是什麼困境、什麼煩惱,他都會當他的靠山努力的幫他解決問題、幫他擋住一切厄運,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他,讓他無憂無慮的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不管如何我都要把你給帶離這裡!」
「這裡這麼髒亂,一點都不適合你!」
霸道的說。
飛影覺得這裡的環境與空氣真是糟透了。
比外面充斥瘴氣血腥和腐敗味的風,都還要噁!
而且對飛影來說,藏馬在這個國家甚至是他的心裡是最高貴最純潔的存在,絕對不能把藏馬留在這個既骯髒又危險的地方,汙染他的身心健康。
「不要!放開我!」
雙手掙扎著,不斷捶打飛影的胸膛,試圖掙脫被牽制住的雙手,
「我不要跟你回去!這裡很適合身為魅魔的我啊!」
飛影口中所謂最髒的應該是淫亂的身體與心吧!
縱使魅魔的心裡已有愛著的人,也終究還是會被強大的性慾給控制住進而沖昏頭,忘了自己最愛的人的存在…
「在說什麼蠢話啊!」
最後還是沒能掙脫成功。
不顧藏馬的反抗,飛影霸道的擅自橫抱著他走出淫窟。

一走到出口,飛影立即展開背後的漆黑羽翼,手抱藏馬沖天而上,直直地往暗紅色的天空飛去。
飛影的那對羽翼黑的很美,有如鳥一般的羽毛翅膀,是藏馬所羨慕的羽翼。
真美!
藏馬讚嘆著飛影的翅膀…
不像他的翅膀…
就像是蝙蝠一樣那麼的醜陋…
同時也嫌棄著自己的翅膀。
這是藏馬對於全身上下,最不滿意的地方!
為什麼自己是魅魔呢?!
如果自己不是魅魔的話,是不是就不會給他帶來麻煩?

「……」

無解的疑問。
無論想破頭,就是想不明白,他和飛影之間的關係該怎麼解決。


曾經…
在和飛影交合幾次之後…
看著自己的身體…大大小小的紅色咬痕,交織密布在自己白皙的肌膚上…
「我覺得…自己很汙穢……」
藏馬伏下眼簾心有感慨的說。
這是身為魅魔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在…
「不許這樣說自己!」
「藏馬…雖然你是魅魔…不過…
跟那些醜陋的怪物是不一樣!你是整個魔界之中最完美最純潔的存在!」
飛影將雙臂從後面搭上,環繞他的脖子,在他的耳朵旁邊輕聲細語的說。
很訝異飛影會這麼說。
「純潔嗎?」
不擅長言語的飛影當時笨拙的這麼安慰他,
現在想來還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純潔這個形容詞一點都配不上他,對一個魅魔說純潔根本就是笑話,而且也是不需要的啊!
言語上總是笨拙不擅長表達的飛影,每次自認為是在安慰他的話語,卻常常反而是傷害到他的自尊心的言語,而且還不自覺…
笨蛋!笨飛影…誰要你這麼安慰了!
飛影根本一定都不懂他的心…
如果…有時候順著他的話說,說不定才是反而安慰到他…
實際上,他一點都不需要純潔這兩個字眼啊…

的確,即使身為魅魔,在飛影的保護之下,他可以說是整個魔界的魅魔中最純潔的存在。
純潔…可是又很淫穢…
淫穢感是來自於他和飛影的戀情。
光是和自己養父戀愛與身體交流的這兩點就不容於世了,哪還能說什麼純潔…

整個魔界中,沒有一個魅魔是會跟自己的父親談戀愛的吧!
即使飛影從來沒承認過他是他的養父。
但是自己是被他養育長大這是事實,不容許改變…
唯一慶幸的是,他們不是人類的這一點,所以可以免除被道德與論給攻擊與綁架的事件發生。
魔族是不需要有太乾淨的內心,汙穢一點也無所謂的…汙穢一點的話,說不定才能毫無顧忌的接受你的愛情…
藏馬很想這麼說服自己,來合理化和飛影之間的關係。
『你…不必想太多。』
『一切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
總是溫柔地摸摸頭,被這樣說服著…

飛影…我也想要不顧一切的去愛你…可是…
………
………
想了一想…
果然還是不行吧…
緊依靠著飛影的肩膀,擰著眉,藏馬梨花帶淚眼神悲傷的低下頭…

曾經被他天真無邪叫過爸爸的人,有一天卻跟他說他不想當他的父親,並且拒絕承認是他的父親,一概否認曾經身為父親的那方面所有做過的事跡。
硬是強迫他,要他當他的戀人……
……
那時開始,他的家庭幸福生活一瞬間瓦解了。
本來以為是父親的人其實並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這種事一開始知道時,就讓他受過一次嚴重打擊了。
後來又變成了戀人這種更加混亂的關係…讓人難以承受不知如何是好。

自己當時因為年紀小,即使是混亂不明白,
還是只能被強迫的接受這種無理的身份。
現在想想真的很荒唐啊!
就算是魔族也一樣荒唐到不可思議!
更覺得相當卑鄙,飛影趁著他不懂事的時候奪走了他的身心,讓他再也離不開他。
他的唯一願望產生的同時也破滅了。

如果願望還能有實現的一天的話……他真的很希望……
藏馬看了飛影一眼,現在從飛影的眼神裡,能看到的只有對他滿滿的愛戀,沒有一絲是親情的感情。

願望實現不了的,只要他還是這個國家的魔王的話就實現不了!

飛影一直都不知道藏馬內心真正的煩惱就是他。
只是一意孤行一味的將自己自認為最好的事物給予藏馬,強迫他接受,不管他喜不喜歡,願不願意,完全沒有拒絕的權力。
因為他太過於重視,以至於蒙蔽了雙眼。
看不到藏馬真正需要的東西,忽略了他的感受…
對藏馬來說飛影是在這世界最深愛他的人,同時也是傷害他最深的人…
飛影對他越好,藏馬的心裡就越為他那無法實現的願望感到難過…

有時他是真的很恨他的強勢,就像是現在一樣…
可是又能如何能呢?
他還是反抗不了霸道的他,也無法停止對他的愛…不管是親情部分,還是愛情部分…

「………………」

「………………」

腦袋一片昏沉,什麼都已無法思考…


或許是因為魔力不足的關係?
他覺得他似乎有點累了。
休息一下吧!


暫時停止反抗的藏馬,只是靜靜地閉上眼睛,讓迎面而來的風吹乾他眼角邊的淚水…



…………

突然安靜下來,飛影擔心的看了一眼懷裡的藏馬,發現他正疲累地閉著眼。

「藏馬……」

原本紅潤的臉色逐漸變得蒼白,缺乏血色,就像是貧血一樣。

會突然變成這樣,應該是魔力不足的關係吧…


飛影這麼猜測著。

刻不容緩,得快點回去魔王城補充魔力才行!


抱著藏馬,飛影加快速度,疾速的飛回自己的魔王城。



@待續@

後記:

寫了篇奇妙的東西,靈感來自於萬聖節(?),篇名一時想不出來,暫時就先隨便亂取了。

題目:BL同人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posted at 18:45 | 飛藏中長篇小說 | TB(0) | CM(0)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留言: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發表留言
















引用

月曆

06 | 2020/07 | 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自我介紹

snowdrop

Author:snowdrop
喜愛幽遊白書
喜愛寫小說
喜愛畫畫
最愛的就是幽白的飛影和藏馬
是個無藥可救的飛藏重症末期患者

最新文章
類別
月份存檔
全部文章連結
最新留言
計數器

最新引用

薔薇迷情

QR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